紙棠

樱花纷飞时,不小心吻了你的脸颊
What Happened in Yesterday tokyo blue weeps

要持之以恒地做一件事,要热爱冬季每一次吝啬的太阳,要敬畏艰辛且转瞬即逝的生命,要与你爱的人为善,要珍重你自己。最后,要认真地喜欢一个男孩,一个自尊骄傲而又暴躁焦虑的男孩。

少女病

*胜出,双性转注意
*怕被打,溜了溜了

  后来绿谷出久想起在折寺时候的日暮里,橘黄的云朵像天空咬破了成片成片的橘子血,开始异样的鲜活起来。红色活过来,红得连脸上也顿生一种羞怯之意。爆豪胜己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扎起她的头发,一长束金黄的麦穗,晃着沉甸甸的光。她要去喂学校后街形形色色的流浪狗,用的不是随便买来的劣质狗粮,而是自己亲手熬煮的肉食。爆豪胜己喜欢狗而讨厌猫,她说猫是“养不亲热的白眼狼”,绿谷出久认为这是曾经她被投喂许久的小猫挠了的缘故,其实是她很凶。但即使这样她也不介意流浪猫簇拥上来抢夺她心爱狗狗的食物,她只会暗骂:“死猫。”也说不上多生气。后来她甚至会为那样的白眼猫准备同样丰...

苦月亮

*我流轰出

🌙00

  轰焦冻和绿谷出久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十五岁。但绿谷出久总是坚持说,或许他们两个人是经年不见。轰焦冻是很少笑的,倒不是说他故作冷漠,只是很少有人的笑话可以逗弄一只人群中自然而然的仙鹤。绿谷出久说轰焦冻像仙鹤,是想起了十五岁在雄英人潮的惊鸿一瞥。轰焦冻走路笔直,像一棵挺拔的胡杨,在绿谷出久认识他一直到他死,他都踩着这样锋利的步伐迎人流而上。轰焦冻本身是很锋利的,但他甘愿在人生苦海里沉浮,泡软了,容易使人亲近。但绿谷出久知道,这样的轰焦冻在偶尔坚硬起来会更锋利。

  轰焦冻说:但我们从前应该从未见过。绿谷出久这时就笑,他笑起来什么事都过去了。他的幼驯染...

溺亡笔记

*《房》读了五六遍的时候,终于从支撑整本书翻页的那股生气的力量里挣脱出来。开始留意“灵魂的双胞胎”。和我相处十年的小姐妹最近因为某些事和我又重新接轨了。我感到很开心。所以想写写两个小姐妹的故事。写给我永不死去的小姐妹。
*没想好最后要怎么写,情绪点没找到足够的力度冲撞出来。不是月练。等我写完了再放进柠檬茶里。

Goodbye

  陈溺打算在这天的清晨去自杀。她刚好满十八岁,但她知道自己已经老了。摸摸脸,皮肤开始有点松弛,像长久以来绷紧的琴弦在崩溃之前尖锐的啸叫。陈溺是一个骄傲的人,从小就是。所以她要提前死去。

  她只对自己最好的朋友说:我要自杀。朋友在唱歌,过了好久才...

半 糖 柠 檬 茶🌙

会在这里堆放原创和随笔!一个下午和姐妹们快乐出道(其实我们都是沙雕)

半糖柠檬茶✨:

/“我会继续活着,且拒绝交出我这支笔。”
/“我的头顶正中央有一颗星星在闪闪发亮。”
/“小王子要离开他的狐狸了。”

有人抬起头来说流云的色彩多美丽,有人低下眼说每一个骄傲的女孩有多伤心。太阳落下山但白昼还没死,黎明拂晓前黑夜一瞬也可以永生。

——她是黯淡星。

*是小姐妹用来堆自己随心所欲原创的永无岛,但其实只有三只鸽子在这里咕咕咕(X)
*我们赞美笔尖也赞美白纸上刻薄的灵魂,但我们不赞美刀笔划开夜的浓稠而流出黑暗的丑恶。
*我们是黯淡星,但偏偏你在人群中多回望一眼。

----成员(不接受招...

© 紙棠 | Powered by LOFTER